市委书记破女下属身子小说_丈夫帮妻子犬交

总裁甜文 2020年06月13日

金皇夜总会的顶层,金三有、夜旭生、张扬兄弟三人倒在超大的包间内喝着闷酒。

“哥,大哥、二哥他们到地方了没有?这么多年看没见,一出来就赶上这事儿!都是那姓武的娘们儿闹腾的,不行给我几个兄弟,我做了她去!”老五张扬满脸的横肉有些扭曲,眼睛中凶相毕露。

“老五,你可消停吧啊!当年要不是你冲动能一头栽进去吗?要不是我们给你擦屁股,把那些死了的处理干净了,你这辈子估计就出不来了!不要轻举妄动,给我们省点心比啥都强!”金三有猛灌了几口酒,用手拔啦了几下头茬有些长出来的光头。

“三哥,老五,大哥、二哥的事儿你们就放心吧,我托平时给我弄货进来的朋友已经把他们送到香港了,等风声过了点,再送他们出国去!”夜老四说完也是闷头喝酒,不再说话。

“老四,现在风声紧,咱们也不差那点钱,别再走私车了,近期也别再和他们打交道,别再让狗闻着味再顺腾摸瓜找到香港去,那可就坏了大哥的事了!现在我头疼的是,大哥不见到安欣那妞不肯出国,可是我现在哪儿也找不到她,咋办?”金三友有些无奈地闭上了眼睛,靠在了宽大的沙发上。

“想办法联系猴子,大哥走之前不说安欣那妞身上早就动了手脚了吗?当初只是为了防万一,没想到竟然出了这些个事儿!那么大个保全公司,人才济济的,咱们偷个把个人弄走应该没啥问题吧?”夜旭生点燃一支烟,无聊地吐着烟圈。

“老四,咱们哥几个,就你家强子还在国内,我看这次咱们要不好过了,不如早点把他也送出国吧?省得跟咱们提心吊胆的混日子!”金三有这些天总觉着眼皮跳,好像要出什么大事一样。

“嗯,大哥二哥一出事儿,我就想送他走来着,这些年搛的钱我早就给他存好了,他哪怕一年换一个地方玩都够了,可是这小子就知道买车买车,飚车飚车,这几天也不知道又跑哪儿野去了,我根本就找不着他,算了,随他吧,现在哪有空管那小兔崽子!”原本面色沉重的夜老四提到独生儿子时脸上终于露出了点儿笑脸,根本就没想到他的宝贝儿子现在身处在危险当中。

此时的夜新强与安欣已经在地下工厂呆了一个多月了,虽然武瑶不待见他们,却也没有刻薄他们,吃喝住都让人照顾得很尽心,就连给安欣用的药也都是最好的,安欣也是不吵不闹地极为配合治疗。安欣一天天的见好了,夜新强却一天天的瘦了下去,每天他总怕武瑶害了他们,整天整宿的不敢睡觉,什么东西都是自己吃完了,等了半小时没事儿才敢让安欣吃,就连给安欣点滴的药都是自己点了一会觉得没事才敢给安欣点。看着夜新强的举动,安欣对他的愤恨一点点地淡了,但还是无法接受他的亲昵,在她有力气下床以后,再也没用夜新强扶一下。夜新强此时身心皆受着折磨,想接近她又不敢接近,安欣虽然说已经原谅他了,可是她不冷不热的眼神让他倍受煎熬。他也无时无刻不想着带安欣离开这里,可是没有丝毫的机会。前几天好不容易从一个对他有点意思的护士那里套出了点东西,却更让他觉得逃生无望,那护士告诉他,来过这里的“外人”要不是死了,要不就是给他们技术员试新品种的毒了,反正就没听说过有活着出去的,他和安欣这种被供着啥用也没有的,还真是头一回。夜新强也想过用美男计啥的骗个电话打打也好,结果那妞说整个地下工厂根本就没有人能带电话进来!他们这里用的人,要么是武家的老人,要么是有把柄落在武家的,就连她,也是因为给弟弟还赌债进来的,命都是武家的!她不能给他提供任何帮助,要不然她弟弟肯定不得善终不说,她也会性命不保……这一切在夜新强听来是那么的荒唐,这种电视剧中才有的事儿原来在现实中是真的存在的?原来一直以为有钱能使鬼推磨,现在哪怕是拿百万千万都换不来一部手机,武家就这么可怕?

这一天,武瑶突然脸色不好地闯了进来,一言不发地就让手下把安欣带走,夜新强死命地把安欣抱在怀里不肯撒手,就算是拿枪指着夜新强的头他也丝毫不肯退缩,气得武瑶破口大骂:“你个不要脸的臭婊子,就那么让男人稀罕?现在无论是警察还是道上的,为了找你都快把我这医院翻个个儿了!要不是你们不能死,我现在非一枪毙了你们不可!”百般无奈下,还是将夜新强和安欣一起转移了。

夜新强一路被枪指着腰间,依然面不改色地拥着安欣往外走,在途经那些实验室的时候,夜新强发现里边已经空空如也,原来警备森严的那些警卫也没有了踪迹……看来不只是他们,整个地下工厂都已经人去楼空了,那刚才武瑶独独把自己留下是有什么意图?现在或许是逃走的唯一希望吧?夜新强想到这儿担心地看了看怀里的安欣,却发现安欣也正目不转睛地望着他,或许她也是这么想的?夜新强看着离他们越来越近的门,抱着安欣的手紧了紧,一个吻轻轻地落在了安欣的额头上,眼中的绝决看得安欣有些心惊,她不由得搛住了夜新强的袖子,生怕他做出什么傻事儿来。结果夜新强却暗中一要要掰开了她的手指,示意地朝门那望了望,安欣正疑惑中,突然觉得身边一凉,夜新强已经放开了她,转身拽住了离他们最近的武瑶,一个不锈钢的勺把顶在了武瑶的脖子上,已经磨得尖尖的勺柄立即在武瑶的脖子上顶出了丝丝血迹:“你们放她走!不然我杀了她!”

突然间的变化让刚才持枪跟着夜新强的那人立刻把枪对准了安欣:“别冲动,枪快还是那玩意快小孩子都知道,放开她!”

看着离自己仅一有步之遥通往地上的门,再回头看着夜新强焦急的眼神,最后看了看指向自己的枪口,安欣想也没想就要向枪口撞去,同一时间枪响了,却是威胁安欣的那人向安欣倒去,安欣也被人从后面拽开了……

“所有人都别动!猴子,带安欣先离开!”门外突然冲进来的人行动有速地将这一行人围在中间,手里拿着的各式枪械让人心惊。

“金三爷,让这小子放开我,可别忘了,咱们可在一条船上!得罪武家,现在对你们是一点好处也没有!”武瑶仍被夜新强攥在手里,虽然面色苍白,却不失镇定,声音在空荡荡的地下通道中飘来荡去,犹显清脆。

“哼,和你们武家的帐有空再算,你也知道,外面有很多警察一监视着这医院的一举一动,要不想在自家地盘上捅篓子,劝你还是安静点!唉?强子?好样的,你小子怎么在这儿?”刚才急于救人,没注意到挟持武瑶的人竟然是夜新强,现在看清了瘦得不敢认的他,吓了金三有一跳。

“三叔,我……”夜新强此时也是一言难尽,握着凶器的手也开始有些颤抖。

“行啦行啦,刚觉得你像个爷们,长大了,这怎么又这一副样子,这娘们交给我,你先走!你爸找不着你急坏了!”金三有将武瑶拽到自己手里,他和武瑶之间的事儿也想在小辈面前抖落,示意手下顺便将剩下的几个残兵败将反押着向地下工厂内走去。夜新强也实在担心安欣,便追着猴子和安欣而去了。

坐在拉着鸣笛的救护车里,安欣和夜新强谁也没有说话,窗外的阳光恍若隔世。生死一线间,心离得最近的两个人,此刻却不肯多看对方一眼。夜新强是不敢多看,安欣却是不想再看。以前的种种对她来说,好像做了一场梦,梦里的生生死死、悲欢离合都随着车轮的飞转渐渐远去了,此刻的她方明白,其实,死不并不可怕,活着却是最艰难的吧?原来一直觉得自己是最懂得爱的,现在却发现,情为何物,自己从始自终也没能弄个明白。这或许就是为情所困吧?她想逃,逃离这个让她看不懂的世界,却又必须让死去的人死得明白,或许田宇这个心结,只有这样才能解开吧?至于其它的……不想去想,也没有力气去想了!不知道是阳光太明媚刺眼,还是因为别的什么,安欣蓦然闭上的眼角滴下了晶莹的泪珠,巴掌大的小脸完全被秀发遮住了,让人想看,也看不真切。

警察局内,当众人得知金三友昨天夜里酒精中毒,刚好住进了武瑶所开的医院时,眼神都开始严肃了起来。安欣和夜新强就是在被送进那个医院后失去踪影的,现在金三有又来这一套,难道真以为那医院是他们金蝉脱壳的最佳场所了?没想到让人大跌眼镜的是,在第二天的下午,那金三有便出院了,这一去一回这么一折腾,总让人觉得里面有着什么猫腻,却又偏偏查不出任何异常。唯一可以当做原因的是,武瑶突然和金三有勾搭上了,竟然青天白日之下,被金三有抱进他的爱车带走,这对于整日里纸醉金迷的金三有倒是没什么奇怪的,他的老婆孩子长期在国外不回来,他的情人小秘可以用卡车装了,可是这武瑶……虽然快40的人了,却是至今未婚啊!

一切的一切看起来是那么扑朔迷离,一切的一切却又仿佛在这短短的一天内,都变了……
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