乖忍一忍一会就给你,被情敌内射的妻子

穿越架空 2020年06月20日

听了池知弈的话,再难缠的客户也能淡定自若、再棘手的工作也得心应手的单特助,大脑难得卡了壳,表情僵了一瞬。

看着池知弈,单奚的嘴角微妙地抽了抽。

他实在没有办法跟池总解释,为什么包|养对象不开口向他要资源和包包。

他又不是乐初。

好在池知弈也没真的打算让他回答这个难题,手肘撑在扶手上,揉揉眉心,开口:

“当我没问,你先下班吧。”

单奚立在原地没有动:“您现在不走吗?”

“我把和浩丰的合同看了先,你走之前打电话叫司机半个小时后来接我。”

单奚听后点头应了一声,随后就拿着手上池知弈刚签了名的文件转身出了办公室。

离开的时候还不忘回身轻轻地把门给他带上。

给司机打了电话之后,单奚想起刚才池知弈那个有些突兀的问题,略一思索,决定打个电话,问问万宇那边乐初的近况。

总裁问了问题,而自己却答不上来,全能的单特助不允许这种情况在他的职业生涯中|出现第二次。

单奚准备今天回去后好好地收集一下乐初的资料。

当初池总让他找个包养对象的时候,就提了三|点要求:

一、男的、活的、已成年。

二、人品好,没有被包养的前科。

三、要长得养眼的,不好看的不要。

单奚并不是多了解乐初,之所以选择给他打电话,只因为在众多候选者中,乐初长得最养眼,颜值是圈内圈外公认的高。

也最符合池总的第三|点要求。

打完电话又打开手机便签记录了几句,最后单奚才一推眼镜,神情冷然地长|腿一跨上了自己的坐骑。

戴上头盔后探身握住车把,一轰油门,单奚就在重机车的轰鸣声中闪电般融入茫茫夜色中。

是的,别看单特助每天西装穿得笔挺、手里随时拎着电脑包,一副随时可以进会议室开会的模样,可他却是一个重机车发烧友。

经常约着同好一起去跑跑山、压压弯的那种。

当初知道平时不苟言笑的单特助的爱车竟然是一辆全身漆黑,看起来酷帅又拉风的重机车时,公司上下员工都惊掉了下巴。

连池知弈都觉得有些意外。

因为重机和单奚浑身的精英气质怎么想怎么不搭。

可事实就是这样,单奚每天骑着价格可以买几辆四轮的两轮上下班,乐此不疲。

西装配重机,回头率百分百。

…………

杜明虎第二天一早就已经赶往片场了,他要和剧组的工作人员沟通今天的流程,于是叫乐初起床这个任务就落到了高夏头上。

这意味高夏可以看见穿着睡衣、睡眼惺忪迷迷糊糊揉眼睛的小初了!

然而高夏还来不及高兴,乐初就自己醒了,他去的时候,对方已经收拾好了,正神清气爽地坐在镜子前,任由剧组的造型师和化妆师在自己身上折腾。

高夏仔细打量了乐初好一会儿,最终确认他心情意外地不错。

昨晚才参加了饭局,今天一早醒来心情还能如此愉悦,这样的情况实在是少见。

高夏不知道的是,奔袭的总导演刘天元作为著名大导演,他有身为艺术工作者的风骨,说是饭局让大家互相认识一下,就真的只是吃饭聊天。

刘导连酒都不让乐初他们几位主演喝,怕影响今天早上的开机仪式。

因为开机仪式的时间是他特意请人算的,前后半个月,就今天早上八点最吉利,宜开工。

昨天晚上的餐桌上,一桌成年人,大家都喝的茶水。

没人劝酒,自己也不用客套虚伪地敬酒,只是吃饭聊天,乐初心里别提多高兴了。

虽然不知道乐初在高兴什么,也错失了叫他起床的机会,不过看他高兴高夏也开心,去买早餐的时候给化妆师他们都一人买了一盒包装精美的小蛋糕。

一份甜点虽然不值什么钱,但重要的是心意,所以工作人员们都笑着道谢,说感谢乐老师的招待。

早上七点,乐初一行人下楼,准备乘专车赶往开机仪式现场。

然而电梯一开,脚还没迈出来,乐初就听到酒店大门的方向传来一阵此起彼伏的尖叫声:

“初初!”

“啊啊啊啊出来了,崽崽看这里!!”

“奶乐新戏加油啊!!拍戏一定要注意安全!”

乐初脚步一顿,从电梯里面往外面探头一看,就见酒店门口不知道什么时候聚集了一群他的粉丝。

目测有几十号人,有人扯着横幅,有人举着写着他名字的灯牌,但更多的是拿着各种款式的相机和手机对着他狂拍的。

看是自己的粉丝,乐初一边往外走,一边下意识地抬手对着她们挥了挥手,还笑出了酒窝,换来又一阵尖叫声。

乐初心里则是好奇:他的行程她们是怎么知道的?竟然还找到酒店了。

高夏和裴杰默契地一左一右走到乐初身侧,时刻准备帮他阻拦可能会冲上来的狂热粉。

见乐初面带不解,高夏低声对乐初道:

“大家知道今天奔袭开拍,天还没亮就在这里等着你了。”

走到酒店门口,剧组的车就停在旁边,可是乐初却没急着上车。

在离粉丝群几步之处站定,乐初先是对大家轻轻地鞠了一躬,随后抬头对众人道:

“非常感谢大家这么远跑来为我加油,辛苦了,我会好好加油的!”

有身边人高马的裴杰衬托,身形单薄瘦弱的乐初就显得只有小小一只了,他的声音柔和软糯,偏偏表情却严肃认真,配上他的脸,颇有种小大人的感觉。

粉丝被他萌点得心肝颤,大喊着“不辛苦!’按快门的频率倒是越发的快了。

还有一位粉丝在人群中格外显眼,因为她身穿洁白的拖地婚纱,一手还举着乐初的Q版横幅,大喊:

“乐初,我要嫁给你!”

她喊完之后,周围的人瞬间发出一阵善意的哄笑,还有人扯着嗓子回:

“你别想了,他说好要娶我的!”

“不行,我不同意这门婚事,崽崽还只是一个孩子!”

顿了顿,穿着婚纱的妹子又道:“那我娶你也就可以!”

这个时候,她周围的人都默契地给她让路,让她走到人群前面来。

乐初从出门开始就注意到这位穿婚纱的粉丝了,却万万没有想到她会当众‘求婚’。

被自己粉丝的热情吓到,乐初的脸以肉|眼可见的速度红了。

现在的粉丝都这么大胆了吗?

身穿婚纱的妹子手里还拿着小巧的首饰盒,也不知道里面是不是真的装着戒指,一双眼睛直溜溜地看着乐初,表情坚定,又问:

“我是你五年的女友粉!你娶不娶我?”

乐初忙红着脸摆手,有些语无伦次看她:

“这……这不行,你很漂亮,但是那、那个,我们……我……”

对上妹子直白的目光,乐初有些手足无措,甚至还往后退了一步。

结结巴巴好半天也不知道怎么拒绝才不会伤着妹子的心,最后乐初只得把求救的目光投向身边的高夏,那意思——

夏姐救我QAQ。

高夏觉得乐初就算是手脚慌乱的时候也很可爱,等欣赏够了之后她才收了脸上的笑意,干咳了一声,然后看向穿婚纱的妹子,一脸严肃正经:

“好了,别闹他了,他害羞了。”

听了高夏的话,粉丝群众爆发出一阵笑声,众人纷纷表示自己也要嫁给乐初。

事到如今,乐初也知道自己是被大家调|戏了,这下连耳朵都红了。

最后上车的时候,乐初的背影都写着四个大字——落荒而逃!

就算是这样,上车之后乐初还不忘把车窗降下来,顶着一张大红脸对车外的粉丝说拜拜:

“你们回去的时候注意安全,我走啦。”

众粉丝异口同声:“好的!”

告别依依不舍的粉丝后,乐初抬手揉了揉自己的通红的脸,长长地出了一口气。

这一届的粉丝真的太难带了。

搓完自己的脸后,乐初又揉了揉自己的眼睛。

高夏见他的动作,忙问:“小初你眼睛不舒服?”

乐初闭了闭眼,缓缓开口:“有点。”

刚才粉丝们拍照的时候,有的人忘记关闪光灯,灯光有点刺着他眼睛了。

刚下在外面的时候还没多大感觉,现在车内光线不强,感觉就明显一些。

高夏闻言立马从随身带的包里面掏|出眼药水,对乐初道:

“滴一下,然后闭着眼睛休息一下。”

乐初乖巧地点点头,伸手接过:“好。”

…………

二十分钟左右,乐初他们终于到了片场,工作人员已经在等他了。

虽然现在还不到八点,但是片场随处可见都是各自忙碌的人,人声嘈杂,热闹得很。

片场的空地上,已经摆好了供桌和贡品,乐初路过的时候瞧了一眼,发现是一只烤全羊。

而周围到处都挂着横幅,大部分写着“×××的××祝电视剧《奔袭》开机大吉!”

×××是几位主演的名字,其中以‘乐初’两字出现的频率最高。

而后面的××则是各种组织,工作室、后援会、粉丝群、数据组……

除此之外,有许多家媒体也送来了横幅,他们这次开机仪式是允许外拍的。

离开机仪式正式开始还有小半个小时,乐初被工作人员带到临时等候区。

在等候区内,乐初除了见到昨天晚上已经见过面、打过招呼的几位主要演员之外,还看见一个之前没见过的人。

那是一个穿着红色长袖连衣裙、带着遮阳帽、看起来三十岁左右的女人。

见乐初过来,原本在聊天的众人纷纷和他打招呼。

男二商离的扮演者白灿站起身来,笑着走到乐初的面前,问:

“小初早上好,吃早饭了吗?”

“吃了。”乐初点点头,叫人:“灿哥好。”

白灿今年二十七岁,是个红二代,听说他接剧本从来不看番位,只看剧本和班底。

白灿从出道至今不到四年,已经成功跻身二线,隐隐有成为一线明星的势头,资源好得令同行眼红。

等和大家都打过招呼之后,乐初有些犹豫要不要主动上前和之间没见过的那位打招呼。

从进门开始,乐初和她两人的视线只对上过短短两秒,不过就从这两秒钟的对视中,乐初就感受到了对方对自己那一股并不强烈的不满。

虽然对方表现得并不明显,但乐初还是感觉出来了。

对上乐初的目光,女人倒是一笑,向前一步,大大方方地对他伸出了手:

“乐初老师你好,我是奔袭的编剧秦念阳,很高兴见到你。”

原来是编剧!

乐初一惊,赶紧道:“编剧您好,我是乐初,您叫我小初就好了。”

说话的同时,乐初心想——

他们以前肯定没见过,那这淡淡的不满是怎么回事??

还没等乐初想出一个所以然,一旁的白灿温声提醒他:

“小初,秦小姐不但是咱们这部剧的总编剧,也是《千里奔袭》这部小说的作者。”

乐初闻言先是下意识地点头,随后一惊,瞪大了双眼看秦念阳:

“大宴天下??”

Top